把握机遇创"五好",真情关爱下一代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五老文苑 > 正文
父亲,我的文学启蒙老师
来源: 凤县关工委   作者:曲歌   日期: 2019-12-16

        也许我们商州人似乎对文学有着一种本能的偏爱。记得我还不到上学的年龄,就跟着乡村教师的父亲,辗转于离家20里外的大荆区几个乡村。幼小的心灵渴望到神奇的世界遨游,父亲闲下来,常不厌其烦而和蔼地满足我“打破砂锅问到底”和好奇的童心,天上的、地下的、过去的、眼前的、民间歌谣、传说故事,还给我绘声绘色地讲了不少名人名家的故事:什么东汉孙敬、战国苏秦悬梁刺骨,晋代车胤、孙康的囊萤映雪,刘绮燃荻、苏廷吹火读书……

       我稍大些的时候,父亲每天备完了课,便戴着眼镜读书给我听,直到夜很深了才告一段落,第二天又接着读。长篇小说《草原烽火》就是父亲这样给我一页页读完的。

       到了上学的年龄,我就在父亲任教的学校念小学。我还没认下多少字,除了完成作业,父亲就指点我阅读起记述红军长征的《红旗飘飘》。就这样,在父亲的指点熏陶下,我幼小的心灵里,便早早地埋下了文学的种子。

       除高小两年离开父亲,上初中,我又回到在中学附近小学任教的父亲身边。

       那时正值“三年自然灾害”时期,物价飞涨,父亲每月29.5元的工资,要负担全家七八口人的生活已是捉襟见肘,甚至父亲因营养不良患了浮肿病,然而每逢有新的文学书出版,父亲便千方百计挤出钱来购买供我阅读,还与我交流新书的写作特点和感想。使我相继阅读了《星火燎原》、《烈火金钢》、《革命家庭》、《青春之歌》、《红日》等许多“大部头”的书。可以说,父亲不仅给了我生命,也是我名副其实的文学启蒙老师。

      正是父亲的启蒙,使我从小便蒙生了作家梦。记得上初中时我就对作文有着一种偏爱,常常除了老师的命题作文,还斗胆写剧本、写长诗让老师批改,也深得语文老师的抬爱,不仅给我的作文打高分、留溢美的评语;还多次将我的文章当作范文,在年级语文课堂上点评。

        到了部队,当了汽车兵,虽然拉练、运输繁忙,我也千方百计地搞创作。我将一个被连队淘汰了的、据说是抗美援朝战场留下来的铁壳子弹放在驾驶室里,以保存我业余创作的作品。1972年,我终于在战友们的纵容下,向军区《人民军队》报投出了第一篇小散文,不料半月后被该报“战斗”副刊采用。

       人生并非一帆风顺,退伍回到农村,因为爱好写作,县上宣传文化界的好心人曾有意推荐我当“工农兵大学生”可是,生产队却以“学大寨缺劳力”, 使我的大学梦破裂。又是父亲一次次的教诲,使我振作起来,坚持自己的追求,并为此楔而不舍。

       作为儿子,也是对父亲在文学上对我的熏导之恩的报答,每当我在写作上有了那怕小小的收获,我第一个想到的便是父亲。当我在部队发表了处女作,我首先用书信将消息报告给父亲。父亲退休回到凤县后的一年夏日,已担任企业报《红星报》主笔,并不时在报刊发表作品的我,特意用我的稿费,为父亲买了一件新衬衫回到村上。正在街上下棋的父亲,当下就将新衬衫换上告别了棋友。回到家,他当着我的面对母亲不无炫耀地说:“这是我娃用写作得的稿费给我买下的衬衫!”

       每当我出了书或因写作获得了荣誉,父亲的脸上总是露出温馨、幸福的笑容。总是鼓励我珍惜自己的岗位,获得更好的成绩。却从未因我忙于工作和写作而少有孝敬而抱怨。记得有一年春节,我们兄妹相聚,联想到父亲一生为儿女操碎了心,却很少向儿女们索取过什么,便商量一定要为父亲风风光光地过个生日。可刚向父亲提起话头,父亲却说道:“你爸一辈子不期求那些个热闹虚荣的东西,现在,我已是古稀之人,更不能让你们为我浪费光阴,只求你们能有所长进和平平安安。就是我百年后,也不要打扰别人。”

       写作是需要付出常人不可想象的艰辛和努力,我虽然在写作上有了那么点儿收获,但我自知,在作家队伍中,我的确属微不足道的一员。然而,我却为自己曾为此奋斗过而无悔,也不枉父亲的一片苦心。

 

】【打印】【关闭窗口